www.917066.com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www.917066.com >
39977香港铁算盘【设定、资料补充】【第一卷前四十五章】如果我
发布日期:2019-10-25 04:31   来源:未知   阅读:

  人事主管的平均工资在多少?封神榜论坛www.886000,为了节省自己的工作量以及减少重复信息,该贴只提供从第一卷序章至第一卷第四十五章的部分设定、资料、故事与分析,等到比较大的剧情结束后再统一整理,当然前提是我有那个时间。

  遗漏的地方还是很多,有的地方是单纯忘记了没写,有的地方则是由于不是那么重要,且,以书中目前的信息量看来单独写这个条目所能写的内容太少,被我主动筛选掉了。

  这次试着把相对比较枯燥的设定部分放到后面,先来说一下我对旅馆一役的看法与各种事件,39977香港铁算盘最后才是零零散散的设定,总共一万字左右,设定与剧情一半一半。

  首先要声明的是,目前为止书中的信息尚不足以完全还原出事情的全貌,复盘是不可能的了。

  当然,这次比赛真正的主办方是艾尔帕欣工匠总会,只是决赛的地点是在旅者之憩,最终奖品恰好是由马扎克送出的而已。

  按照他告诉张天谬的说法,是自己要走了,因为金焰之环是自己的得意之作,才希望它能找到一个更好的主人。

  这个说法至少我现在找不出什么太大的矛盾之处,非要说的话只有一个地方,在沙耶克提到对银林之矛的态度的时候,马扎克称银林之矛为“秃鹰”,相争的两方自然是守誓人与拜龙教,秃鹰啄食的即是这个旅店本身——与张天谬的对话中提到这个旅店将会在之后让渡给银林之矛管辖。同样是托付,两边态度有所不同,有点蹊跷但是很可能另有原因。

  名义上的最后一头黑龙“狱舌“死于七百年前的死地沼泽,期间带着龙之金瞳出生的守誓人都被按传统抛弃于荒漠,其它颜色的龙未必是金色眼睛,而且没有特别提到,我个人排除这个选项。

  那么唯一的那头有着龙之金瞳的守誓人的死敌,名为尼可波拉斯的龙之魔女,于一百年前被斩下一角一爪,刺瞎一眼。

  巧合到了这个地步,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不把金焰之环与龙之魔女失去的眼睛联系起来。

  当这两样东西同时聚到了一起,正亟需恢复力量的龙之魔女与崇拜巨龙的拜龙教会无动于衷吗?能感知到猎物状态的守誓人马扎克会不知道他这个举动会召来谁的觊觎吗?

  所以拜龙教派出了他们在艾尔帕欣潜伏的战斗工匠参赛,而马扎克在全程都表现得波澜不惊——将拜龙教的人吸引到旅店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阳谋。

  而显然,对那位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间谍来说,能够通过正当手段拿到金焰之环是最好不过——一旦引起混乱,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不说,能不能抢到也是个未知数。

  但是间谍先生显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包袱,在他不敌吴迪无缘冠军的时候他选择了直接退赛,连败者赛都弃权了——这也可以理解,继续参加比赛没有任何好处,一旦决出冠军再想把金焰之环拿到手可就是另一个难度的事情了。

  他启动了计划B,假意退赛,在离开旅馆的时候故意在守门人面前扔下自己的拜龙教徽章,引诱他离开岗位,再趁机击晕这位可怜的老头子,剥下他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大摇大摆地再走回旅馆。

  这就是方鸻与红叶结束比试后,血夜妖月所看见的那位一手黑烟一身守门人衣服的那个奇怪的人——事实上因为这个黑烟我一度以为他是那位银发少年的分身,不过后来我还是放弃了这个猜想。

  而这个时间点,正好也是那位神秘的六号选手银发少年被张天谬捉个正着,被打了一枪的时候。

  但是怀疑也仅仅是怀疑,我并找不到太多的依据,这位银发少年身上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基本上提不出什么有意思的信息。

  他来自罗塔奥,有一颗能够让自己化身为黑烟的烟水晶,标识性的容貌特征(张天谬看到他的脸的时候似乎认出了什么),有着高超的战斗工匠技术与看上去稍显稚嫩的处世水平。

  没有任何理由地绕过系统检测参赛,孩子气一样地在比赛中较劲,但是能被方鸻轻松激怒的这个人却能恰好在自己被军方盯上、艾尔帕欣工匠总会选手失败退赛的同一时间点毫无情绪地一起退赛去了地窖。

  而那个地窖在方鸻等人试图逃脱的时候被否决了,因为那里并没有出口——他并不是要逃。

  但是地窖里头的确是有些什么东西的,张天谬检查地窖地面的时候察觉到某些地面上积的灰明显比较薄。

  它或许被提前转移了,或许被银发少年以什么方式拿走了,但这个东西究竟会是什么呢?

  于是综合所有信息,以下的内容是我更加没有把握的瞎猜,请务必只将它作为本人的脑补对待。

  正如之前提到的,他退赛退得太蹊跷了,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来驱动他在比赛前期大出风头又在后半程突然玩消失。

  他的突然退赛极大地吸引了军方的注意力,张天谬等人追着他进入了地窖以内,以至于在龙歌响起的时候这些最应当维持秩序的人根本就不在现场。

  而事实上,没有银发少年引开军方注意力,在军方森严的戒备中要引起一片混乱也同样是个极为困难的行动——甚至来不及唤醒黑龙,间谍先生的守门人外表就会被熟悉此地的张天谬识破也不一定。

  那么银发少年大费心思绕过检测,却又在在外围赛大出风头的蹊跷行为也很好解释了——唯有如此才能让寻找方鸻的军方将自己误认为他们的目标。

  所以最后的最后,间谍先生并没有出场去拿到他们任务的目标之一——金焰之环,因为银发少年已经将它拿到手了。

  马扎克放跑了龙之魔女的幻影,送出了龙之金瞳制作的指环,但是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那个地窖里大得一个人拿不走的东西,方鸻一个人就能携带的包裹里的东西,还有修约德从龙之魔女身上斩下的最后的战利品,历经百年未曾示人的黑龙之爪。

  魔法纪元末期,也就是一千多年以前,被称为第二祸星的苍翠降临埃索林大陆,将埃索林击落陨灭到云海之下的深渊之海,同时还带来了被称为埃索林之灾的两种生物——巨人与黑暗巨龙。

  在外敌的压力下,精灵、矮人和人类第一次摈弃前嫌组成了联军,与祸之星展开了艰苦的斗争,最终在阿兹塔让的决战中取得了胜利,精灵与矮人击败了巨人,人类们在守誓人的活跃下斩杀了黑暗巨龙之王利夫加德。

  而这场灾变的最后余韵也随着死地沼泽中,最后一头黑暗巨龙“狱舌”为钢眉矮人之王瓦里特手持晨光圣剑所弑而结束。

  但是灾变产生的影响却是十分深远的,埃索林陨灭,努梅林衰落,魔法纪元的结束看上去都与苍翠的到来息息相关。

  直到现在,第一世界中依然遍布着邪龙的崇拜者的足迹,他们费劲心思想要让巨龙的力量重新降临世间。

  守誓人们带着他们的箴言隐居到了伊斯塔尼亚沙漠,直到一百年前龙之魔女尼可波拉斯的出现,已逝之敌重返。

  守誓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第二祸星苍翠降临埃索林,巨人与黑暗巨龙入侵艾塔黎亚的时代。

  为了能与黑暗巨龙相抗衡,一批英勇的人类饮下了魔龙之血,立誓与黑暗巨龙世代为仇不死不休,那便是守誓人的前身。

  他们得到了龙的力量,妖精铸造的五把屠龙剑成为了他们的锋刃,从此孱弱的凡人才有资格与黑暗的巨龙抗衡。

  守誓人的战斗持续了数百年,直到在七个世纪之前的决战中,最后一头黑暗巨龙“狱舌”被矮人瓦里特斩杀于死地沼泽,而那之后守誓人们也销声匿迹,回到考林中部,伊斯塔尼亚沙漠中的西敏那隐居。

  龙的力量并非没有代价的天赐,每一名守誓人在他们生命中的每时每刻都在与自身的龙血斗争,一旦失败则即刻失去心智,化为非人非龙的怪物。

  在漫无边际的银沙之国,绝世自闭的西敏那,仿佛永远都得不到未来眷顾的这个角落,无尽地重复着祖辈的人生的人们,以及即便如此却连一分一秒都不能放松的每一天。

  谁都不会知道,那些自己熟悉的面孔会在什么时候变成自己的敌人;谁都无法保证,自己的力量是否足以履行自己的誓言;谁都拒绝去想,自己终将与眼前的至亲为敌的这个结局。

  一个女婴带着金焰色的瞳孔降临于世,尽管在守誓人的传统中这是最为不详的征兆,这个女婴最终还是被留在族内抚养长大。

  女孩的天赋是惊人的,即便是在族人之中,她对龙血的力量的掌握也堪称天赋异禀,所有人都相信这个女孩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为优秀的守誓人,甚至将摆脱龙血诅咒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直到她十七岁成年的那年,这个名为伊芙莉尔·尼可波拉斯的女孩变成了一条龙。

  没有人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当那时的加拉佩亚持剑人修约德结束他在考林-伊休里安的巡礼回到西敏那的时候,西敏那已经只剩一片废墟。

  修约德成为了守誓人仅存的一脉,他立誓要向尼可波拉斯复仇,但那头巨龙却比一切同类都来得狡诈。她召集了从巨人战争时代就潜伏在凡人王国中的黑暗的仆从,以伊芙莉尔女伯爵之名诱惑了当时的考林国王,并在考林-伊休里安掀起了一场屠杀,使得王室名声扫地,人类与矮人的联盟几近分崩离析。

  但最终修约德找到了她,在旅者沼泽之中,最后的守誓人击败了他的宿敌,斩下了巨龙的一角一爪,刺瞎了巨龙的金焰之瞳,让她重伤逃脱。

  那之后考林国王退位,将王位传于自己的小女儿,后者便是考林历史上唯一一任女王。

  但终究那名龙之魔女依然没有死亡,她在阴影中积蓄力量,等着东山再起的时候。

  直到三十年前,修约德的后人感知到尼可波拉斯的力量越发不安定,因而在旅者沼泽边建立起来了一个旅馆,那就是“旅者之憩”的由来。

  “七座方尖碑下,埋藏着精灵圣杯努美林的秘密,十二星闪耀之地,永恒的生命,无尽的智慧。”

  这是大约于半年前在彩虹湾一带流传的歌谣,尽管看上去与酒馆中难辨真假的流言别无二致,但在它的指引下,人们真的在渊海发现了一座方尖碑,并在方尖碑中发现了一副残缺的地图。

  这可引爆了本就对探险兴致勃勃的冒险者们,精灵圣杯的传言瞬间传遍了云层海沿岸,所有人都相信七个方尖碑之下即是努美林的秘密。

  尽管发现了第一个方尖碑的冒险团后来“巧合”地集体在探索第二个方尖碑的时候耗尽了星辉全灭,选召者们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迹象。

  后来是黑山羊商团的人最早发现了发现方尖碑的冒险团的尸体,并且他们还在现场发现了一枚拜龙教的徽章。

  而拜龙教在旅者之憩的比赛中有势力渗透,黑山羊商团的会长与拜龙教的死敌,守誓人马扎克似乎又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在方鸻在对岩鲨放出自爆式发条妖精并陷入昏迷之后,他在迷梦中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他经历了漫长的梦境,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人们,但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那些人是谁。

  在七月事件发生之后,为了能让没有辉光设备的人也能合法进入艾塔黎亚,政府建立了观光通道,而通过观光通道进入艾塔黎亚的人则被称为观光客。

  观光客不能在艾塔黎亚重生。(但即使他们以观光客死亡,在拿到辉光设备之后他们仍能再次进入艾塔黎亚)

  即便有如此多的限制,观光客渠道的开放也极大地缓解了辉光设备缺失带来的各种社会矛盾,偷渡现象几乎销声匿迹。同时训练生制度也得以在观光客制度的基础上得到更好地实行,选召者产业也因而更为成熟。

  更具体地说,是尚未获得选召者资格,以观光客身份来到艾塔黎亚以完成训练以证明其资质能力的年轻人们。

  他们将会在艾塔黎亚完成他们为期三个月的巡礼,在这三个月中他们需要与其他同龄人竞争,抢先拿到三百点积分,然后才能得到成为正式选召者的资格。

  当然,观光客并不能选择战斗职业,因而在他们巡礼任务途中允许雇佣同行者,同行者的等阶不能超过二阶且最多只能有三个人,以此来确保公平。

  但这只是《苏瓦声明》中的附属条文的规定,而现实是辉光物质产量极为有限,两千万人的名额限制之下,各大公会必然会加大对训练生们的挑选力度,其结果就是严苛的考核要求和竞争的劣化——训练生之间的钩心斗角,超出天赋与努力范畴的权力寻租都由此而来。

  训练生在进入星门时,需要携带有星门港标识的训练生匕首来表明其身份,他们能够凭借这把匕首到选召者们中寻求一定的帮助,而热心帮助的选召者们也能够由于他们的行为而获得联盟的嘉奖。

  魔法并非完全消亡,只是人类的体质无法承受得起直接使用魔法带来的巨大负担,因而才通过核心水晶来间接操纵魔力。

  如果非要找一个在艾塔黎亚波澜壮阔的历史中找出对现在的文明形态影响最大的那个时候,那么毫无疑问,就是创造者艾德发明魔导炉的那一天。

  当然,人们利用水晶引导魔力早在魔导炉面世之前,但是没有魔导炉来集中供能就意味着每一个魔力驱动的物品都需要一个独立而完整的魔力架构,于是一切扯上水晶的东西都贴着昂贵而笨重的标签。

  这甚至极大地影响了那个时代的价值观与审美观,人们简单地根据一个人所能携带的魔导器的数量来衡量他的实力,而制约一个人所能携带魔导器数目的不是魔力自适性,而是他本身的力量是否足以拿着那么多笨重的物件。连带着构装物也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以大为美的直接结果就是巨龙骑士构装这种庞然大物的诞生。

  而这一切的尽头,优雅而灵活的炼金术文明的诞生,就是艾德所提出的魔导炉的构思。

  魔导炉引导出魔力,再通过共鸣等方法将魔力传导入魔导器与构装物中。简单,完美而划时代。

  但是历史的进程从来就不是仅靠一个人就能推动的,艾德所制造的魔导炉与今天的常见样式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这当中是无数炼金术士们堆叠的的新构思与新思想。

  “艾尔利克,英雄的年代201-252年,奥述帝国国家炼金术士——核心水晶的精密化与小型化。

  李-奥兹诺姆,317-389年,奥述帝国国家炼金术士——发明小型魔力感应器,替代魔导器中的传感水晶碎片。

  奥克斯-钢眉,352-471年,矮人,出身考林-伊休里安炼金术协会——“奥克斯”散热系统的发明者。

  尼克-勒梅,669-712年,罗塔奥自由炼金术士,核心水晶构架的提出者。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魔导炉中的核心水晶一般来说要求使用者有一定的对应或者相邻魔力自适性才能顺利共鸣,在操作构装物的情况下,由于是间接操纵,大部分时候构装物中的核心水晶对使用者的魔力自适性情况是没有要求的——只要魔导炉的输出功率足够大,能够支撑构装体的能力开销即可。而在魔导炉输出能量不足的情况下,构装体就会开始消耗自己的核心水晶中的能量直至耗尽。(所以没有魔导炉的方鸻拆掉了手套中的水晶制作的剑鸻依然能够被顺利操纵)

  但是这一规律不适用于龙骑士,圣水晶的魔力适性极化效果太强,即使是操纵相反属性的构装体,对于龙骑士来说也是不可能的,更别说魔导器了。

  然而由于这位女士本人有着严重的精神洁癖,选召者一般来说并无法成为她的信徒,因而德鲁伊选召者们仅有无信监察者灰鸦一系。

  而在冒险者满足了一定条件之后,他们便能够前往自己职业对应的神殿请求获得职衔的加护。

  由于这些职衔的前置条件又往往与角色等级有着极大的相关性,人们也能够简单地将等级与职衔对应起来,具体情况如下:

  战斗工匠们操纵灵活构装,其中“灵活”二字,不仅是指构装物本身的灵活,还在于诸多构装物选择组合带来的战术上极端的灵活性与多样性。

  当然,如前文所说,各种水晶有着各自表现优异的领域,灵活构装当中的核心水晶种类也各不相同。

  但是得益于魔导炉的间接供能特性,战斗工匠能够无视构装体核心水晶种类对灵活构装进行操纵——只要魔导炉的核心水晶种类与战斗工匠的魔力自适性一致即可。

  这一特殊情况既是战斗工匠多面手的保证,同时却也成为了这个职业最大的制掣。

  龙魂必须寄居在属性圣水晶中,而圣水晶却会极化使用者的魔力自适性,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是间接供能,一个龙骑士也无法操作不同属性水晶驱动的构装体。成为龙骑士即是放弃作为战斗工匠的诸多战斗可能性

  于是最需要计算力的战斗工匠永远与拥有最强计算力的人工龙魂无法兼容,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能通过妖精的特种核心水晶与战场上的其它友方战斗工匠共享计算能力,极大地提升友方工匠的计算效率与多控能力——而于此相对的,妖精使本身则毫无自保能力,加上操纵妖精构装又过于困难,这一至高的辅助者也就成了战斗工匠中最少的一支。

  圣水晶能够改造极化契约者的魔力自适性,使之在共鸣同属性的水晶时更为轻松,但无法共鸣对立属性的水晶。

  虽然看上去很像,但是在最根本的原理上,博物学者还是和一般奇幻世界中的法师有着一定区别,它并没有完全超脱这个时代的能量运作体系。

  任何一个博物学者都有一本历史能追溯到努美林时代的魔导书,博物学者们能够通过魔导书来转化以太魔力,再现或复杂或简单的场景与地形,甚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更改魔力的运作方式——这也就是这个职业在选召者中“控场职业”名声的由来。

  但即便如此,博物学者依然是个很罕见的职业——铸造魔导书的技术早已失传,现存的每一本魔导书都诞生于魔法的纪元,虽然不会损坏却也无法再生产,连带着这个职业本身也十分罕见。

  矮半身人的一种,喜好群居聚居,不喜欢战争与冒险,极其厌恶寒冷,因而绝大部分帕帕拉尔人都居住在他们气候宜人的安宁的故乡——巨树之丘的桑夏克。

  但是他们本身却绝对与宁静扯不上什么关系,这帮小家伙们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热爱生活的那一群人。

  热爱节日与庆典,一年中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节假日;热爱美食与音乐,一天要吃七餐,没有音乐更是活不下去;极其在意自己的外貌与身高,永远都会记得在正装中戴上一顶体面的长长的高礼帽。

  于千年前,为了与黑暗巨龙相抗衡而饮下魔龙之血,立誓与黑暗巨龙世代为敌的人与他们的后代,以缠绕子孙的必然堕落的诅咒为代价换取了龙的力量。

  妖精以艾塔希斯之根与妖精之银为他们铸造了五柄屠龙剑,已知的三把为“歼敌者”,“摩亚之剑”,“妖精之眷加拉佩亚”,而也就是这五把中的一把最终斩杀了黑暗巨龙之王利夫加德。

  最后一只黑暗巨龙于七百年前在死地沼泽殒命,那之后守誓人便离世前往考林中部的伊斯塔尼亚沙漠,在西敏那隐居。

  一百年前,守誓人中的伊芙莉尔·尼可波拉斯堕落,灭绝了西敏那的所有守誓人,仅留当时在外巡礼的加拉佩亚持剑人修约德一脉幸免。

  修约德后来在旅者沼泽斩去了尼可波拉斯的一角一爪并刺瞎了她的一只眼睛,但终究还是让她得以逃脱,其后代于三十年前察觉到尼可波拉斯的异动,在旅者沼泽建立了“旅者之憩”旅馆以监视其动向。(此处存在的疑点,按照天蓝的说法,旅店建立于三十三年前;按照方鸻等人的推测,现任店长马扎克对一些信息有所隐瞒)

  由于乱流层的存在,关于渊海的记载并不多,那里既有汪洋大海,也有炽热如火的岩浆漫流。

  银之塔所制造的七名统御型龙魂中的第五个,但是由于妖精之心与属性圣水晶的不兼容,统御型龙魂计划最终失败,塔塔小姐也因而被装载入普通的属性圣水晶中。

  铁锤马扎克,被埃贡恩一带的人称为荒野上的主人,“旅者之憩”旅馆的主人,同时也是一名优秀的铁匠,一生得意之作是由巨龙的眼睛铸造的金焰之环。

  同时也是最后一代守誓人,少年时生长在伊斯塔尼亚,于三十三年前随祖父来到旅行者沼泽建立“旅者之憩”旅店,监视龙之魔女的行动,并于七年前接管旅店。

  伴随着龙之金瞳出生,尽管按照习俗应当被抛弃于荒漠中,由于一些原因她最终还是被守誓人们抚养长大。

  有着在守誓人历史中也首屈一指的天赋,几乎能够完美地掌握体内的龙血的力量,甚至远超守誓人那一代的加拉佩亚预备持剑人修约德。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会成为最优秀的守誓人,大祭司甚至相信她能够打破守誓人世世代代的龙血的诅咒。

  但是在她十七岁成年的那一年,由于不知名的原因,这位从未被龙血所困扰的金瞳的少女化成了守誓人的死敌,重现于世的黑暗巨龙几乎将隐世数百年的守誓人尽数歼灭,仅剩修约德一脉幸存。

  随后她离开伊斯塔尼亚沙漠,召集凡人王国中潜伏的黑龙的信徒,以伊芙莉尔女伯爵之名诱惑了当时的考林国王,掀起了惨无人道的屠杀,王室声望大跌,矮人与人类的联盟势如垒卵。

  战斗工匠领域中的宝珠,没有战斗力却能比一切构装物都更能影响战局的特种构装。

  操纵妖精型灵活构装的战斗工匠被称为妖精使,即所谓唯独无法保护自己的战斗工匠之王。

  通过妖精构装,妖精使们能够与战场上的其它友军构装共享信息,将自己的运算能力分享给其他的操纵者,从而大幅增强友方战斗工匠的多控能力。

  这一神奇的功能来源于其核心水晶,被称为妖精之心的特种水晶,能够传输信息而不产生任何魔力,但是也因此妖精构装的所有魔力都由妖精使直接提供。

  那么水纹,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似乎一楼太浪了,贴子处于被强制沉底的状态。

  书评区好像有点问题,APP端不显示,不过反正本来APP那个**设置也看不了主题内容。



Power by DedeCms